上周末的时候开别人的车出去办事,拉着几个老乡,在一个左转弯的时候,差点闯了红灯,那会没看到左转弯的红色箭头,看到直行的车往前开了,误以为可以左转,然后松开油门要走,幸亏副驾驶一个老乡提醒了一下,哥们你这是要闯红灯啊!

我……,没看到红灯!气氛略显尴尬,自己眼睛近视,晚上开车一般都看不清路面的情况,除非特别亮的路段才可以,否则有点困难!近视很多年了,之前上初中就近视了!
不过一直没有配眼睛,那会看黑板上的字都看的不清楚,想要让老师调换座位,不过自己的女同桌长得很不错,换了就可惜了,没事跟同桌聊聊天,侃侃大山日子过得也可以,就是交作业的时候,咱是硬生生憋出来的!

看不清,又没听讲,初中就这么混过去了!

现在已经十多年,眼睛的度数一直没多大变化,白天还好,晚上开车就必须要带眼镜,不然视线很模糊!然后就容易犯错!

老乡后来就说我,你这技术,以后我看你也别买车了,买车分都不够扣,这说的我没脾气,因为前面开车给他留下的印象就不好!也不能过多地解释,考出驾照都没咋开车,不犯几次错误,哪能成长呢?

不过要不是老乡提醒下我,这个红灯我是闯定了,然后,扣分交罚款,是理所应当的!

不过话说回来,开别人车总是觉得咱得小心点,不能给人家磕了碰了,要不以后人家也不愿意借车给自己,这是一点,还有一点就是心理成本比较高,开自己车的话,即使出了问题,那也没关系,就怕出了事,就不好交代了,因为车是借的,人家是信任你!

过度的消费人家的对你的信任,你的处境就变得非常的微妙!那句话怎么说来着,忍无可忍,无需再忍!

去年春节的时候,一个朋友借了一辆商务车,拉着我们一起去县城喝酒,他没驾照,让另外一个人开车,当我们都在饭店吃饭喝酒的时候,司机打来电话说,在红绿灯出事了!

一问才知道,把骑电动车一男一女撞倒了,在十字路口左转弯的地方,这属于轻微剐蹭,不要紧的,男的站起来没事,女的就不行了,开始矫情了!说她哪哪都不舒服!

结局是打110过来协商,但是女的怎么也不同意私了,非要走法律程序,记得那天是大年三十!

这个时候,借车的人不知道心里咋想的,反正要是我就感觉非常恶心,因为车借出去了,但是没开回去。大年初二去丈母家走亲戚还要用车,摊上这事怎么办?

当事人不好说啥,借车的人也不好说啥,只能尽快把车给人家搞出来,别的先不管,先物归原主,然后在谈这事。

所以一般人都很忌讳这种事,成本太高!

当初在干暑假工的时候,在一个饭店里面,厨师长跟我们讲也是一个借车的事,现在想想也是无FAKE说了。

老丈人借女婿刚买的奔驰出去浪,因为喝了点酒,在转盘的时候撞上一辆半挂车,副驾驶那个人当场死亡,而他老丈人住进了ICU病房,这个该怎么说呢?找老丈人要车?不现实吧!总不能跑到重症监护室去要!

再说了,即使去要,他老婆还得愿意呢。老婆说一句,我老爹都躺在医院了,你还心疼你的破车,我爸不比你的车值钱!

瞬间好心疼这位仁兄,车没了,老丈人也差点没了,最后不知道还有没有,不过这事会给小伙子心中留下深深的印记,以后别说借车了,就是摸一下都不行!

试错的成本,很多时候会高于你的预计成本,所以一般开别人车我都很怂,尽量做到不开就最好!借车容易,但是车的主人位置就有点尴尬了,他老婆,他老爹老娘这些都是潜在的问责者!

不要轻易去试错,试错的成本高出你的想象!

最近看书的节奏有点慢了,不知道是不是最近松懈的原因,当初自己看书基本上都是一周两本,现在一周一本都已经很难达到了,今天打开书柜一看,之前买的书还有好几本都没看完呢!

有朋友建议我去图书馆办个卡,里面有很多书,之前也想过这些问题,不过总的来说,看书是要看自己喜欢的书,自己感兴趣的书。

此前也去过几次图书馆,图书馆里面的书怎么说呢?没有自己想看的,久而久之就没有继续去了。

有时候也会到那些书摊上面去淘书,不过大都是那种非常很普遍的,年代比较久远的书,一些畅销类的小说,那些书摊是没有的,成本太高了,他们都是论斤称的,怎么可能让自己赔本呢?

为此也跟一个朋友争论过,当当网是图书领域的绝对王者,他们的成本是多少呢?算算物流,人工,其实一本畅销书卖三四十块钱已经算是很高了,一旦加上人工,物流,仓储,成本就会瞬间上来!

除非量大,成本才能被压缩出来!

之前有个朋友干印刷的,一本书从排版到印刷最后到包装成型,第一本书的价格往往可能高到几十倍,甚至是上百倍,如果直接印刷500本,基本上是维持一个平衡,收入和投入成正比,相差不会太大,第二次加印甚至是第三次加印,数量上的去,成本就会降下来。

这是印刷的主要问题,一般他们接的图书印刷,都是如此,最低都是几百本印,少了自己就会亏钱,所以畅销书就成了印刷厂的首选,毕竟可以重复印刷的书,就不会赔钱!

怕就怕那种,印刷出来卖不掉,最后还是砸在自己手里,便宜处理都没人要的那种!其实愿意买书的人,他们不在乎书是否便宜,而是在乎这本书是否是自己喜欢的,会不会让自己有阅读的兴趣!

刚从学校出来那会,认识一个学长,也不算是学长吧。我们不是一个学校的,但是他比我大几届,然后就称他为学长!

这个学长是一本,还信佛!

这就让我很诧异,怎么好端端的信佛呢?尤其是现在年轻人信佛,那肯定是来源于家庭的原因,后才侧面打听了下,原来这里面还是有故事的!

他老爹原来是他们那管计划生育的,那个时候的计划生育管的特别严!怎么个严法?一旦发现或是有人举报,他老爹就会带人去那些人的家里,确认属实,就会给揭发者信息费!那个时候叫鼓励金!

鼓励大家互相举报!

然后就他老爹就带着人去那家将要超生的家庭,带着女的去打胎,去打胎,那些人家里不愿意,但是架不住当地有官威的人,不知道大家发现一个现象没?越是小官越是喜欢彰显自己,让自己显得有官威!

学长的老爹就是如此,说什么也要拉着那人打胎,那些人也怕,然后就去打了,学长的老爹主要是做这份工作的,发现一个劝打一个,发现的多了,劝的多了,打的自然也就多了!

也有人不愿意打,家里被罚的很多钱!

用业内人士说,这叫损阴德,折阳寿!他老爹干的多了,后来经常晚上做噩梦,导致晚上不敢睡,一睡就有好多孩子找他讨命!

然后,就开始信佛。希望信佛可以减少自己的孽障,也算是对那些还没出生的孩子一点心理上的慰藉和一丝歉疚!

就这样,学长就跟着他老爹信佛了,当时听了感觉这事跟神话故事一般,后来想想,或许是学长他父亲为了让自己内心好过一点,才选择信佛这条路,来安慰自己!

随后家里人都跟着他父亲一起信佛了,学长的宿舍都供奉着佛祖,搞得跟寺庙一样,房间阴深深的,看起来很吓人!

我后来也断断续续的结识一些信佛的人,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事!

学长毕业之后,自己也做过贩卖图书这事,就是从淘宝上买书,然后在地摊上卖,一开始卖的都是那种成年人读的书,每本进价都不低,自己加价卖出去。

坚持一段时间,都是亏损的状态,那些书买的人很少很少。用他自己的话说,年轻人看的书,涉及的领域太广太杂了,并且有的买了,基本上很难继续再买了!

有些人买了,就买了!不会继续购买了,那些书就是装门面用的,买回去基本上都不看。学长卖书走到了尽头,不过学长不愿意放弃,投入了那么多,就这么放弃有些不干心!

然后又把方向瞄准到小孩阅读的书籍上面去,父母也会不看,但是一定会让孩子看,然后就卖少儿的彩画,慢慢的生意开始维持一个平衡,维持平衡之后,又把之前采购的那些成年的书放在旁边搭配着卖,就这样学长慢慢的把之前的坑都填上了!

卖书那段时间让学长学到了一点,不要轻易去尝试,一旦开始就别回头,回过头去看,会心疼自己!因为错的成本太高,害怕自己接受不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