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天跟朋友聊天,他问我,如何定义朋友的关系呢?这种关系如何把控呢?

 

我说,对于朋友的定义,其实我的定义只是熟人,认识,关系好点仅此而已,要说朋友的话,好像还真没有。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世上不如意者十之八九,可与言者无二三。

 

朋友只是介于熟人之间的,真正的朋友是懂自己的,理解自己的,而不是几个人在一起吃吃饭,喝喝酒,吹吹牛,然后就能成为朋友?这不可能!

 

朋友最好的定义是什么呢?就是不给对方添麻烦,一旦有了麻烦,朋友之间的关系就会贬值,最终闹得两个人都不开心。

 

为什么要定义朋友呢?我问他?

 

他说,前几天失恋了,自己一个人喝了闷酒之后翻出电话想要找人倾诉,翻了半天找不到一个可以跟自己走心的朋友,感觉自己好悲催。之前自己认识那么多人,连一个走心的都没有,这个时候感到很失败,平常的时候关系都是很铁,但是真的需要的时候,竟然找不到一个。

 

我跟他说,不是想的太多了,而是现实就是如此,朋友就是纯粹的不掺杂任何的利益牵扯,小葱拌豆腐一般清白明了,假如你对你朋友说,今天请客吃饭,或许就有人来了。

 

朋友是在你悲伤的时候听你倾诉,给你当树洞,当你展翅高飞的时候,他们会目送你离去,而非牵绊你的翅膀。

 

你找不到可以倾诉的对象,说明你对于朋友之间的定义还是很理智的,而不是随便就找个人去倾诉,这点你已经具备了作为好朋友的潜质了,悲伤的时候自己独享,快乐的时候一起分享,这才是好朋友。

 

熟人,同事,这些都不算是朋友。只有每当你孤独难过,想要找人一诉惆怅的时候可以想到的那个人,并且愿意听你吐槽的人,并没有任何厌烦的人,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朋友。不过想来,自己也不会去麻烦别人,你知道找谁倾诉,其实你是不想给别人徒增烦恼。

 

不要随便就把一个人当做自己的朋友去倾诉,你倾诉的时候,别人或许都不愿意去听。

 

下班的时候,有个朋友兴冲冲的告诉我,他找了份兼职,不知道能不能做,专门过来请叫我,看看我什么意见。

 

他是做泡面销售的,他们公司在泡面领域是数一数二的,比较牛的。兼职就是帮他们送货的简称经销商,是经销商代理的一款米线,兼职卖一箱3块钱,如果全职去做的话,一个月卖800箱就可以拿到5000的工资。

 

并且只需要完成业绩,哪怕不去公司上班也都可以。

 

他说,他们经销商给他们业务都说过,比不过那些业务都不愿意去做,之前很早就跟他说过,他也想搞点副业,赚点外快。

 

加上现在的工作和这个兼职不会有业务冲突,如果做得话就是算捎带着做了,并且他们公司允许入职,现在的工作也不用离职。只要做够业绩,在家睡大觉都没人管。

 

我说,先说这个产品,前期就是为了打开市场,重赏之下必有勇夫,试想下,就是卖你家的产品,也没有这么高的提成,想必这个产品不好卖,如果通路铺开了,不难保证把你一脚踢开。

 

这是其一,第二就是,你既然做这个,最好就告诉你们领导,否则你这种情况在行军打仗的时候,是会被杀一儆百的,因为你不守规则,曹操割发代首的典故想必你也听过。

 

看起来是件小事,但是经过别人的无限放大就是一件大事!

 

他说,这事怎么能够放在明面上讲呢?私下里做,领导知道了,可能也会装作不知道。

 

我说,这事你其实是想错了,你干100块钱的活,却拿了200块钱,而别人依然是100块,别人对你不会有嫉妒心?肯定会有,人红是非多。在一点,领导知道了装作不知道,这代表着什么,别人看到领导没反应,他们也会加入这个大军,因为领导已经默许了。

 

而你的位置就是一个出头鸟,领导肯定打你算是起到警惕的作用,领导不打你,那么下面人估计就更加没办法管了。

 

天道里面,那些农户生产的方式,乐圣公司不敢苟同,但是一旦法律默许这种情况,乐圣公司也会同流合污,为什么?因为他们不愿意做出头鸟,而格律诗恰恰就是这个出头鸟。

 

这种事,即使你做的再隐蔽,你刚才也说了,你们经销商跟很多人都说了,都没人愿意干,不是他们不愿意干,谁不嫌钱多啊,他们是不敢。

 

你一旦做了,即使再隐蔽那又如何,经销商是以利益为先,你只要开头,那么经销商就回把你树立成标杆,会对其他业务员说,你看看谁做这个粉丝,这个月多了几百几千的。

 

经销商也会替你宣传的,这个时候,你感觉你还能继续隐蔽嘛?不能的,所以如果要做就要放在明面上,跟你领导说,最近家里出了点问题,需要钱,然后看领导怎么说?

 

私下里做,就会给领导传递一个信息,公司工资低,才去做兼职,那么其他人也会跟你去做,这是重点,领导为了稳定军心,会拿你开刀,这个不得不防。

 

再说了,你如果入职这家公司的话,你现在的东家如果告你,一告一个准,你没有职业道德操守,结果是你还要赔钱,这不是什么小事。

 

想想,如果你们领导任由你们这样搞, 那未来,下一批业务,下下一批业务也会如此,最终你们公司的业务全都这样做了,你们领导都控制不住局势,那么最后你们领导最终不被干掉,那就奇了怪了。

 

他说,这个公司挣得的勉强而已,想要多挣点,眼看着这个钱没办法搞,有点不甘心啊?

 

我说,这个事好办,你找个人,借用他的名义去跑,把钱先给他,然后让他给你,这样你就合理的规避了风险,即使上面查到了,你也有说辞,这是你朋友做的,跟你没关系。钱也要给你朋友,这样你就可以随意搞了。

 

他说,你这样一说,倒是可行。回头找朋友问问,挣得钱五五分账。

 

写到这,才感觉人是真的很复杂,既想赚钱又不愿意承担风险,既想当婊子,又想立牌坊,内心的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电脑啊!

 

 

前段时间有个人问我,你们公司不是做打印机的嘛?能不能帮忙打几份文件啊?

 

我说,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,你的文件需要打彩色嘛?页数多不多?

 

他说,估计得有四五百页吧,想打出来送给客户。

 

我一听,就说,这个我没办法打,几百页,一包纸才500张,我在那吭哧吭哧打几百页,肯定有人说我,十几页的帮你打了就打了,也没什么事!但是让我打这么多,我没办法打,因为公司其他人会说,这个不好,如果是我打公司的文件,打再多也没人说,但是一旦打其他文件,就不允许了。

 

人的嫉妒心会作怪。